2008年6月26日星期四

我所喜欢的朋友的诗



京剧演员余世存

◎姚风

余世存在京剧院工作
唱戏的
我认为他唱得不错
不过十多年来
他一直扮演匪兵乙的角色
又是几年过去了
他该演连长了吧
我去他家时
他高兴地告诉我
他终于得到了器重
去年已开始扮演匪兵甲了



温暖

◎李以亮

初春 风夹着雨
我光着脚 跟在我的牛屁股后
老水牛肚子似船舱
仿佛一辈子也没装个够
吃吧吃吧我说有草吃就不错啦
老水牛听懂了听懂了它就不抬头
雨越下越大
我的脚快成了一截木疙瘩
老水牛终于吃饱了
河滩上拉出一堆热牛粪
我双脚插进这温暖里快乐极了



妈妈

◎小引

在石牌镇开诗会的时候
妈妈电话我
让我顺便去看一下
三峡大坝上的弟弟
她说弟弟的电话总是不通
有一个多星期了
长江就要涨水,妈妈低声说
你转道宜昌就去一趟吧
那天下着大雨
我坐船顺江而下
两岸的山隔的很远很远
整条江上只有我坐的这一艘船



谈起我陌生的父亲

◎丑石

在合肥的一个面摊
我和张力
谈到了我父亲
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一些细节
是第一次向朋友说起
比如他的死因
和前后那段时间
家庭的灾难
现在我想补充的是
他叫韩启胜
(启有反文旁,我不会打)
死于1975年
至于他的长相
实在是
难以描述



南山

◎花间

一只鹭鸶起飞
它身后的稻田
越来越辽阔
几棵梧桐树倾斜了身子
好长时间的雨天
使开门即见的南山
浸在雾中
几户人家的炊烟
升起来,它的方向
也是奔着南山
而去 



开往郊外的大巴

◎小抄

许静坐在
开往阵雨不断的
郊外的
大巴上
觉得有个人
一直在看
自己裸露的后背
许静用她的镜子
偷偷的照了照
这个人
头发很少
穿了一件
灰色的
象纸做的衣裳
许静默默喊了一声
爸爸



你是哪里人



◎一回


明天,我要到广州去
广州人问我
你是哪里人

我说我是深圳人
回到深圳
深圳人问我

你是哪里人
我说我是湖北人
在湖北,湖北人问我

你是哪里人
我说我是赤壁人
以前叫蒲圻
赤壁人又问我

你是哪里人
我说我是中伙铺人
中伙铺人问我
你是哪里人
我说我是红山岩人

红山岩人问我
你是哪里人

我说我是六组人

出门多年
甚至六组也有人不认识我

我就说我是

丁母山与老107国道交汇处的那个刘家的
陕西搬来的

在别人眼里

我仿佛是一个永远无家可归的人

只有回到家里

家里人不再问我
你是哪里人






蛤蟆泉

◎张永伟

爸爸在山坡上锄地,
我和小松逮蝴蝶,蚂蚱。
口渴的时候,喝罐子里
的水,我们想起
再翻过两个山头,就是
爸爸说的蛤蟆泉。

我们看着山谷里的雾,
没入树丛的小路,隐约的山头——
我们还没高过酸枣棵,
但我们已为此商量过了
两个夏天。我们几乎梦见过
那汩汩的声音,蓝色的信件。

这会儿,在枯枝般的城市窗口,
我翻书时想起它。
有一次,我们几乎快找到它了——
穿过摇曳如雨声的
槲树林,登上牛头山。
风鼓起短褂,

我们激动如雀鹰。
我也仿佛第一次感到
心的存在——在酸枣棵高的
胸腔里,它小如雀卵,
却如喊声般开阔,盛满了
山谷的湖蓝色。



一个农民的浪漫生活

◎赵丽华

我羡慕那样一个农民
在夜静更深的时候
在大家都睡着的时候
一个人来到野外
坐在田埂上
抽一根烟袋锅子
看夜晚的风景
之后呢
把那些盖大棚菜的塑料膜
都捅破了
把地里所有的
站着的
躺着的
靠在路边的
所有秸杆
都点燃了
然后在遍地火光中回家



枣树

◎大草

吴老师院子的那棵枣树
是巷子里唯一的树 枣子熟了
偶尔会拣到一颗两颗
那时候我们仰望天空
妹妹会拉拉衣角问
长颈鹿长什么样的。在树下
我和吴老师下过象棋
我们披着毛毯
下了整整一晚
有什么东西掉在脖子上
冰凉,象是露水,手一摸是条毛虫
有一年,枣子就要熟了
几位老师到院子就枣子下酒
吴老师爬上树
树枝断了,吴老师住进县医院
那棵枣树,就给锯掉了



家在蛤蟆岭下住

◎水木菁华

算来五年过去了
我们是否还记得思乐园
那个三星级大酒店
在那里我们认识一个姑娘
她说她
家在蛤蟆岭下住
在一个夏天
我们一行三人去看她
按照她指示的路线
我们来到她生活的地方
太阳就要落山
蛤蟆岭在前面
露出传说中的褐色
我们走在布满青苔的石板小路
耳畔不时传来婉约的丝竹之声
那是姊妹们在唱歌
进入狭窄的小巷
两边是青灰的砖墙
墙边是清幽的流水
每一处古宅,都在讲述着
一个长长的故事
来到她家,她笑着对我们说
三人行必有我爱
我们是否还记得
临走时她跟我们说过的话
说不定我会把你想象成
那个手持一卷线装书,
呻吟着“桃花源记”的诗人
然后,你决定在这里定居
归隐田园



小狗的痛流进高速公路

◎王顺健

我宁愿相信,这只小狗
在梅观高速公路上睡着了
他抱着脑袋,温顺地睡了
谁也不知道是真正的痛
让他睡去的

他在梦中仍然相信妈妈
会将他流在路上的肠子
肺和心脏捡起来还给他
妈妈还会将痛一点点舔尽的
那痛呵,他从未有过
多么陌生
起先痛让他来不及舔一下伤口
就一下子呆住了
无法动弹
只让他眼看着
痛流了出来,一块一块
痛染红了一地
而痛依然没完没了
真看得他双目闭上
他感到靠自己已无法超越
就屈从于痛带来的安详
将头深深地抱进怀里

事实上,我驱车快速经过时
看到的是一条几乎干净的小狗
和一堆已被碾过的小小的脏器
在路上,既象睡着了,又象等待中
姿式朝着南下的方向
毛发在陌生的风中微微扬起
又轻轻落下



民国六年风调雨顺

◎小荒

民国四年
大旱
日平均气温四十摄氏度
两大家族争水
我家太爷爷死得光荣

民国五年
水涝
家中无粮
太奶奶为捞一头死猪
做了河伯的新娘

民国六年
风调雨顺
稻谷满仓
南乡匪帮打家劫舍
抢光粮食
还轮奸十二岁的水仙
致死
水仙她爹一怒之下
投靠北乡帮
不几月后
带回大队人马
把南匪杀个尽光
离去时
夹走孤儿张小山

民国七年
地震
整个村子顷刻间
化为云烟
爷爷每次谈到这里
总心有余悸
他说,幸好义父当年
带他走。否则
俺们张家就绝后



弹簧刀

◎篱笆

1990年夏天
因为和小棉谈恋爱
舜江帮的王东
放出风声来
说要好好修理我一番
为了自卫
我只好每天
在书包里藏上一把刮刀
可王东那家伙
一直没有找上门来
我只有用刮刀消铅笔
在课桌上刻字,给青蛙剥皮
更多的时候
是拿它在小棉面前
挥来挥去



月光如雪

◎音尘

月亮已经升起
除了稍微圆润
八月十五
它没有什么特殊
爬到我的窗子中间
又到头顶
这让我想起某人
在心中一闪 也象月亮
就要消失了
那个陪着我闯荡的疯丫头
正背着黑色行囊
用租来的车子
穿越沙漠
声音沙哑着出现在电话那端
“这一刻真是——
月光如雪呀”



汉中雪夜

◎小灰

狩猎
夜晚生一堆火
用干净的雪煮沸水
车熄了火,停雪地里
看起来,庞大又愚蠢
四周越来越黑
武汉的洽洽
早缩进大风衣里
靠一旁
我竖起来衣领,看火
一行四人
一声不吭,抽着烟
树枝吱呀一声
被雪压断
暗处的声音,越来越多
越寒
火稍不旺
就有人急急添柴



吃过晚饭,我们玩的捉迷藏游戏

◎李红旗

我让老郭先呆在厕所
然后在剩余的四间房子里
寻找藏身的地方
三分钟以后
我把自己给藏好了
五分钟以后
老郭把我找了出来
我们都觉得很高兴

老郭又让我躲进了厕所
然后自己在剩余的四间房子里
寻找藏身的地方
三分钟之后
老郭把自己给藏好了
五分钟之后
我把老郭给找了出来
我们仍然觉得很高兴

老郭说,再来一遍
说完就进了厕所
老郭隔着厕所的门
又嘱咐了一句:
“藏得高明一点”

我来到房门口
把房门打开
来到了街上
啊,天色已经不早了
我把手插到口袋里
一直往前走
再也没有回去



半弦月

◎风生水起

半弦月
蛇皮弓。
房子年久失修
进来的时候。弓在墙上,燕翎箭搭在旁边。无人
手非常小心的抚摸着弓弦,和当年它的主人一样?
这么愣了一下,耳内响起老鼠啃蛇皮的声音。
在多年后的一个夜晚我知道弦断了。
我所做的仅仅是为它擦净了一次灰尘。
什么都不曾改变。
主人不再回来。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