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9日星期四

设计那活儿



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写几句,一定是我“太”无聊了。当然还没有到“巨”无聊的那一步。我无聊的时候,书不看,电视不看,更不用说听音乐,也不想出门旅行。无聊的时候还可以勉强做一件事,那就是不停地打开网页,关掉网页。

有几个应承的设计活也懒得做,实在是到九分九厘,才会打开软件,一边上论坛瞎逛一边磨蹭,然后憋口气,像在十二月扎进冰水里洗澡一般,一个猛子!还好,接下来会慢慢进入感觉,生命不息,吃饭不止,设计也就很难止啊!

写诗是表达,是解决内心的事;设计也是表达,表达自己谋取生活的事;诗是不赚钱的,也是不可以赚钱的;设计可以赚钱,但是很难解决内心。有时候设计也是不赚钱的,比如给朋友做东西,那时我就一腔热血的好像很艺术很高尚。但这种东西不要太多。现在我一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做这种公益的事。

好朋友的事情肯定是要做的,并且是要做好的,并且不能和我谈钱。谈钱就走人,朋友间不能谈钱,这是戒律。所以我鲜有做——朋友为商业乙方角色的事。给朋友做东西如果收了钱,哪怕是我要付给产业下游的打样材料费,我也是不收,是自己倒贴的。如果收了这点成本费,我最担心的就是让朋友以为我在这点成本费上获利不少呢!他们没有成本概念的。所以我干脆倒贴,好落下个“帮忙”的干干净净的名分。没有埋怨的意思,我是乐意的。

有一次我帮朋友做了小册子,当下游的人送印刷菲林打样时,为那仅有的几百输出成本费,三番五次地给我电话确认数字,搞得我心虚脸红了几天,仿佛我真的赚了钱似的。事实上,我那份设计的东西,在市场上少说三五K是可以收取的。

有意思的是:经常会有我不怎么熟识的人找到我,拐弯抹角地赞美一番后,让我给他设计书籍,苍天啦!我要是这样给人做东西,那我不就是新时代的又一个雷锋了。我身边的身边的身边有无数个这样的人。我的生命过程和时间资源是有限的啊!何况这样的忙不是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的忙。我做东西比较慢,一本书要花上我一周到十天的时间,也就是说,我一个月最多也就搞三四本书。没办法,我是手艺人,手上的产量总是有限的,何况我是用自己的双手亲自做这些事啊!

事外之人还有这么一个错觉:觉得你设计吗,不就是鼠标那么点几下!很难和有这样想法的解释清楚什么,设计绝对是一个创作的过程,它的原创意义其实和写小说诗歌一样!诗歌小说其实在内心还有一种莫名的理想在做驱动力,表现形式是自觉的完成式;设计则不然,它纯粹是被动的,在做一件很多时候及其厌烦的事,又不得不去做!

设计和给领导写材料倒有一比!都是屈从于某种压力,设计屈从于商业和生活;写材料屈从于权力和预期权力的诱惑。我这里说的设计是泛指商业设计,怎么样揣摩客户的心理,提高认可通过率来赚钱;给领导写材料揣测领导的所想以期获得信任。

我经常是休息几天不上电脑后,看到电脑就抓狂,它像个冷血怪兽要抓你去劳役,身心劳顿的滋味只有自己清楚。

从再生产的角度说,我必须要用2/3的时间来生产利润,来补养1/3的伟大的公益事业——所必需的填饱肚子的成本开支。这和当权者打个电话给人帮忙是两个概念!再通俗一点,我就是握着鼠标的民工。我帮忙的惟一动作就是像民工一样,在码头上用自己的肩膀抗石头。要切身去帮!

有个有意思的遭遇。一次,省城一个在文坛上有点脸面的人给我电话,让我给一个诗人帮忙。最初表达的意思是修改一下他业已完成的设计稿,但是,当我接到该诗人的文本文档时,才知道自己上了他们的圈套。

接下来的情节就像小屁孩游戏一般——我给此诗人说,不是让给你的房子刷油漆吗!怎么变成让我修房子了!这样吧,工时费我就免了,茶水费我也贴了,但钢筋水泥材料费要打折收一点——其时,我在内心说,你虽然是写诗的,但我不认识你啊,所以材料费还是要象征收一点的——再有,从他的诗作来看,是我不喜欢的类型(我本来想说水平般般,混混那种)。如果是我喜欢和欣赏的,那本人还是能说服自己拿出一腔热血溅一下缪斯的。没想到,该诗人气呼呼马上电话给省城告状,说我收他费。省城也是火速给我电话,口气就像我十年前的老板,厉声质问:说好了帮忙的,怎么收费了。本爷装孙子了十年,那天终于腰杆挺直了片刻:给我烂砖头弯钢筋是让帮什么忙,是修房子的忙,还是油漆的忙——什么忙也不帮了,走人!

本来想到这一步结束的,但该诗人是一个接一个电话,道歉啊,误会啊,一大堆。我态度坚决:不做,给钱也不做。看官:你看我此时多牛逼!隔天,他又电话,说一定要我做,他见过我做的东西,很棒。看官:别信他的,我水平也就中上,他在给我迷魂汤。搞得我实在没脾气了,我说,这样吧,我给你1千,你找别人吧,大家就算把这个事结了。这时省城也是给我电话,说不知情该诗人的情况,可能有点误会,让我还是帮他搞一下。

过了两天该诗人亲自来深圳,找我了,我被他的痴心感动,再玩就变得鸡巴毛了。死也想不到:在我请他吃饭的当隙,他再一次问我能不能少五百,他的理由是:当地文联就给他两万,印刷设计费多了就让他自己掏腰包了~~奶奶的,拿着政府的钱出书,还想自己一毛不拔,身份还是地位高企的公务员!有多少热血的文学青年都是省吃少喝,直把时光过到中年,自掏腰包,干干净净的出一本东西慨叹自己大半生。看官,你想想我气晕的程度。——我可以无限次的请你吃饭,但此水泥钢筋费,一文不少;还有,你可以一分都不给,你自己选择!还好,这位仁兄到头来还是给了,就此不表。

再说那省城有脸之人,你当他是扶贫那诗人才让我帮忙吗!他是自己在出版社找个书号,蛊惑文学中青年出书,然后赚取书号费,编辑费云云!此事如果不关我,我是没理由纷说的。他这样做,在当下社会,也是说得过去的,问题就在:你自己赚钱还要扯上别人给你帮忙!做人就有点小了!

扯得太多了。总结一下:大多数人,远没有到尊重他人劳动成果这一步。我此生也不指望,还是一句,是朋友,我还是坚持自己的做法。不是朋友的,我只好就得罪了啊!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