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6日星期四

武汉诗会口水及赤壁行



1日

下午三点和一回飞往武汉。
到省委礼堂对面的锦江之星(东湖或水果湖旁)。
鄙视武汉的出租,司机好人不多,车又烂,说起步价低绝对不是理由。
在酒店放了行李,没吃饭,赶往理工大的礼堂。再次印证上面关于武汉出租的判断。
《或者》和《开》诗歌朗诵会。

小雨淅淅沥沥。
李以亮在门口接应──感觉就是兄弟!亲人呐!在论坛神交四五年了。
他挎着个似乎是电信味道的小包(在电信部门上班),包里塞满诗集。
又坚持要接过我拎着的一包。撑一把小伞。

我们进礼堂时朗诵会已经开始了。荣光启主持。
把与会诗人一一介绍,一干人等四五十号人。还有校园文学社及学生二三百号。
接着朗诵诗歌。张羞作为或者年度诗人开头。
依次是某某,某某,抄哥,~~,花间,某某,一回,~~
我朗诵自己的《晚安!暴风雨》,在结尾一段进入感觉,所以掌声还行,哈哈!
抄哥《许静》,一回《你是哪里人》。

我们进去坐在后排,前排坐着燕七,小雅,抄哥,某某,某某。
朗诵快要结束时贺念来了段女声昆曲,佩服佩服!

再去什么桥什么胖子那里宵夜。由于没吃晚饭,所以武汉的藕汤一锅炖很好吃,表扬一下。
酒杯间见识了弥赛亚老婆,似乎杀遍男人无敌手!

小小八卦:湖南诗人老七(七窍生烟)当晚两三点东倒西歪回到酒店,贺华(音)打电话给他,据说用了小雅的名义,声调温柔暧昧,要老七到楼上房间来。还是据说,老七──连滚带爬──这个词太狠了──上去,发现被玩后躺在该房间的床上不走了,并且呼呼了!在场四个男人也抬不走他,只好男女临时调换了房间。害得一回第二天早上打电话到该房间,约小雅燕七吃早点时──吓了一跳──电话里居然有男声。

当晚还有:一回花间小雅燕七在房间聊天,听到走廊有人说公安查房。燕七(应该是她)看到花间没穿鞋斜躺在床上,大惊失色,说:赶快穿鞋!笑死了。有人说,怕什么,我们又没干什么!花间说:就是干了什么,也没什么!呵呵!公安查房的时代一去不返了,但还是有后遗症啊!


2日

小雅燕七一回花间打车去户部巷吃早点,周折费尽,终于在一位老人那里问得了详尽地点。大概和她回家方向同路,老人手提着刚买的菜,尾随我们。而我们在没有察觉地情况下赞扬了她一翻,没想到她再接再厉,赶在我们前面继续指点。好人呐!武汉的尊严似乎被这位老人拨乱反正了不少!

一干人等吃了热干面,凉面,麻辣土豆,藕汤,豆浆,等等等等。
回到酒店召开了《白诗歌》临时会议。以上四人连同抄哥,以亮六人,老七列席。
讨论了《白诗歌》第四期的主编(抄哥小雅)选稿事宜。期间贪玩嬉闹,拍下优雅或不雅照片种种。

抄哥老七有事下午要赶回长沙,中午在省委旁小巷里聚餐。别人赞美酒杯,我赞美铁板土豆!席间起歌助兴。一回山歌,小雅摇滚,燕七什么什么,抄哥击缶,老七什么什么,以亮给花间补白。花间单列来表,先是咿呀呀推辞,后来高歌一曲西北花儿《下四川》,听得席坐傻不唧唧,又掌声雷动。兴来,吼几句秦腔。呵呵哈哈!

此间燕七低眉含情挽留抄哥,无奈此美男去心已决。接下来花间一回挽留燕七小雅,也是空悲伤。之后用一回的诗句就是──花间和一回/两个老男人/准备回酒店大睡一场。

晚上和诗会的剩羹们一起吃饭,有杨黎,尚仲敏,张执浩,莱耳,小引,荣光启,鸭鸭,艾先,小箭,许剑,贺念,平生,一回,花间 等等。席间有人列举叫上名的十位女诗人,听了,也是老路数,各圈子自说自话。之后去酒吧。

之后去武汉大学旧门那里宵夜(我不知地名)。看得出来,小引等或者兄弟在此条街上已经混出个样子来了,各路老板嘻嘻哈哈,各色小食寻声掌送。贺念带一回去小便,被若干人等描写为──一边握手,一边撒尿。想想,还是有难度的。

我和小引邻坐,这两天,总是觉得和小引还没有对接上,因为不沾酒水,不熟捻的以为花间是个无趣的人,其实花间除了酒桌上猥琐,其它都生猛得紧。刚才酒吧里的一曲花儿,和小引的焊接才算完成。我们聊到或者和白诗歌,共同的感觉在诗歌上都是对路的,不瞎搞,不冒料。我提议是不是或者和白联手搞点事,小引即兴出来“或者白”这个词语,不知他旦日酒醒后是否记得此事。一回酒醉八分,放言明年“或者白”联席诗会在深圳召开。前晚诗会上的诗歌,我还是最欣赏小引的诗歌──

  《去山顶种一棵橡树不是松树》

  去山顶
  种一棵橡树
  让落单的鸟
  望着它飞
  我曾经想过
  在月亮好的夜晚
  一个人去那里
  看看山下的灯光
  就可以了
  我靠着橡树
  什么都不说
  山顶寂静无声
  人间若有若无
  我的橡树
  在微风中颤抖
  每一片叶子都不同
  每一片叶子都很好


3日

真的是曲终人散,大部分熟悉的人都回去了。一回我约了杨黎和鸭鸭在东湖边一家土家餐馆吃饭。在这样的诗会中,有些人是装比的,杨黎不是。

在黄鹤楼上无聊拍自己

中午我去黄鹤楼,一回去客户那边。我一个人在灰暗的天色里登上黄鹤楼,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无聊,黄鹤楼是一个空壳而已。1985年新建的赝品。

下午四点多坐汽车去赤壁,一回的老家。晚餐很好吃,野生鱼。住宿,洗脚。


4日

早点在赤壁很有名的一形似大食堂的地方吃饭,有意思,我吃热干面。一回哥们说,这是个很平等的地方,当官的,摆摊的,警察,等等都来这里吃。

之后去到几十外的羊楼洞明清青石板街。一路先是大雾弥漫,到石板街时忽然放晴,这种好天气是上天恩赐的,特别是在外游玩时。前两年在甘南,一会儿暴雨,转眼晴空万里。邪乎得让人直呼阿米托佛。拍照若干。




也去了羊楼洞无名烈士陵园。漫山的茶园抚慰着这些郁闷的烈士亡灵。之前在凤凰卫视看到过这个专题。我无法理解政府在这些红色烈士身上的冷漠:他们都是抗美援朝时期在前线重伤下线到附近后勤医院来疗伤的,由于伤重而亡命。没有自己的亲人相认,有一些亲人甚至因为其渺无音讯而在文革中深受牵连——有些战俘被美国策动到台湾。我们几个人都是默默无言的,不敢惊动他们的睡眠。


坟墓以前是乱坟岗,杂草遍地。这几年经过媒体报到,有人在四周围了红砖墙,个别出了点小钱的商人还在红墙上挂起了自己的广告。唉,人啊!坟墓有142座,听守墓人说找到亲人的有80几座,还有60几座没有下落。看墓碑介绍甚至有18岁的烈士。

中午到赵李桥吃了牛八卦(牛掌),狗肉。下午去一回老家,他特意带我看他十几年前的结婚房,说到自己在野外敲打废弃电杆寻找钢筋,来自己陶铸建房横梁的事,让人欷歔。我们又去看了一回的“乡舍里”基地,他的蓝图已经绘制——一处桃花源。

晚饭野猪肉,野兔肉。之后火车,回深,回到生活中。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