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3日星期日

东莞行



为了搞清楚去东莞殡仪馆的路线,昨晚我忙了一两个小时。搜索了几个地图,才大概搞清楚“牛山”这个地方。我规划的路线是——梅观高速—机荷高速—龙大高速—常虎高速—107国道。

早上九点在梅林关接上楼河和阿谁,与或非临时不去了。直接上梅观,照以上线路走,还好,一路畅顺。准时到殡仪馆是上午十点。我是第一次到这种场合。远远看见了罗西,徐晓红,赵原他们,握手省缺了之前见面的哈哈。熟悉的,哥儿们的并不多。东莞本地的有一些。

仪程有点凌乱,亲友在前,朋友在后,列队。赵原代表大家致悼词。面对鲜花中躺着的小树,感觉这是以前学校集体开会的感觉,恍惚。悼词完,大家绕行遗体一周,有匆匆经过的,有鞠躬作揖的。我经过时,忽然抱拳大声说了声:小树一路走好!我当时不知道这个举动妥与不妥,就想这样。大概参加仪式的百来号人就我这么出格的喊出了声。这是个心中有坚守的人,去年因为别人抄袭我的诗歌还强词夺理而和其在网上干架,虽然这不是的我的初衷,不是我的做派,但我还是欣赏这个为了别人的事而站出来说话的小树。所以我对他的评价就是——心中有坚守。

本来,我开始筹谋的是在他的遗体旁,一帮诗友兄弟齐声朗诵他的绝命诗——消失。但在那种场景中,我忐忑没人附和而最终作罢。我想,当一次源自诗歌的聚会,怎么能没有诗歌呢?何况,我无论如何都无法把眼前这个鲜花中趟着的人,和之前的小树联系起来。他是娃娃脸,身材不高,躺在里边就如一个塑料娃娃般虚幻——“世间已无吾同树,碧云长怀秋水诗”——这是他的挽联!

仪式结束后,把捐的1000元钱给了赵原,他成了这件事情的总理,很不容易,这样照看朋友的人。差不多诗友们已经捐了一万六七,广州和佛山的诗人还在行动中。与小树,这些又有什么瓜葛呢?只不过是朋友寄托一点自己的哀思!

中午聚餐,桌上聊了相关的话题,都在互相叮嘱:谁有困难都要吭气,不要硬抗。似乎每个人都艰难地生活着。聚会还算轻松。


1 条评论: